日本东京樱花正当时 游人戴口罩享春光
来源:日本东京樱花正当时 游人戴口罩享春光发稿时间:2020-04-04 02:35:02


当时,正在山下巡逻的桂勇看见,21名宁南扑火队员下了车,领队整顿队伍,队员们挨个报了数。然后每人拿着一个手电筒,排成纵列上山了。“那是我见到他们的最后一面。”

村里没有专职打火队,山上有了火情,村干部就临时组织一批人救援。为此,村里给每家都发了统一的打火工具:镰刀、喷雾器和防火服。

“那时火还没有翻过山顶,烧得不快。后来,我们在山上遇到了西昌地方专业打火队。”柳树桩志愿打火村民桂勇记得,当时打火队在前面扑火,他们在后面用喷雾器清理余烟。

宁南县3名受伤的扑火队员陈友冲、岳仕明、陈科金则被转移至凉山州第一人民医院救治。4月1日晚间,新京报记者探访该院二楼烧伤科了解到,目前,伤势较重的陈科金、陈友冲在ICU救治。伤势最轻的岳仕明在烧伤隔离病房治疗。

西昌打火队的领队让桂勇一行人先撤,后来火势越来越大,打火队也不得不撤了下来。

4月4日早,北京天安门广场,国旗仪仗队正在升旗。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李建泉/摄

到了晚上,火势越来越大,“不受控制”。

经久乡岗哨员王建富整夜都在协助政府人员动员大家撤离。有的人不愿意走,他们觉得火势烧不到房子上,也有的想去牵牛、牵羊,收拾贵重物品,王建富跑了五六趟,强行把他们拉到班车上。“政府派了一百多辆班车,来回运送。我们有22个人一家一户地清点人数,一夜算下来,一共撤走了869人。”

4月4日早,北京天安门广场,观看升旗仪式的人们。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李建泉/摄

自发的扑火队伍很快组织了起来。柳树桩有7名村民决定跟随大营农场的职工上山打火。不过他们工具简陋,也未经专业训练。这支由村民临时组成的队伍,有七八十岁的老人,也有十几岁的中学生。随身携带的,多是镰刀、水壶等简易的打火工具。